:::

黃一農

學歷

  •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 博士(天文,1985)
  • 國立清華大學 學士(物理,1977)

經歷

  • 中央研究院院士
  • 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教授
  • 國立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院長
  • 國立清華大學副教務長
  • 清華網路文教基金會董事長
  • 中國天文學會 理事長

曾獲得之學術榮譽

  • 東吳大學通識講座教授(2006)
  • 香港大學榮譽教授(2005-2008)
  • 清華大學特聘講座教授(2006-)
  • 教育部(文科)終身榮譽國家講座(2006)
  • 教育部(文科)學術獎(1998)
  • 傑出人才發展基金會講座教授(兩屆)(1996-2006)
  • 國科會(歷史學門)傑出研究獎(1993-1994)
  • 荷蘭萊頓大學漢學院訪問講座教授(1993)

研究領域

東西文明交流史、科技史

 

鄭雅存(中文07級)採訪整理

從物理、天文再轉入歷史,一連串學科領域的轉變,從理組跨越到文組,這是黃一農教授的真實人生。

西元一九七三年,黃一農教授進入了新竹清華大學物理系。談起當初為何選讀物理,他說,「我的數學和科學還算不錯,為了符合家人和社會的期待,所以就去念了理工科。」那時竹科尚未蓬勃發展,因此當時的年輕人,都以出國讀書、做個專業學者為目標。自物理系畢業後,黃一農懷著成為一名頂尖的物理學家的夢想,到了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物理系繼續修習理論物理。

「我那時進去很年輕才二十出頭,而我身邊的同學都已經三十幾歲了」黃一農說。他進去哥大的那一屆,共有二十個學生,而其中有六個,是由李政道教授

帶領的大陸同學。「那六個大陸同學真的很優秀!」黃一農教授說。根據哥大的規定,博士論文若要從事理論物理研究,資格考試必須考進前三名;一年之後的博士資格考,那六名大陸的同學大多名列前矛。

因此,他決定換一下跑道。

從小就對神秘浩瀚的星海非常有興趣的黃一農,便轉而研究天文。「我那時在清華大學時還當過天文社社長呢!」他道。哥倫比亞的物理系和天文系在同一棟大樓,他就轉往高樓層去研究天文學,每天用無線電望遠鏡觀測宇宙,嘗試去瞭解銀河系的漩渦臂結構,探索星球的生老病死。然而,這次的轉行不過是一個開端。

幾年之後,由於深感儀器的發展極快—本來得用三年的時光,日以繼夜使用天文望遠鏡去觀測才能得到的資料,現在只需三個星期的時間,就能做出比過去解析度和敏感度更好幾十倍的研究成果。除非有什麼驚人的發現(而這又需要極大的運氣)否則所發表的研究成果,很快地就會因為科技進步而被汰換掉。黃教授說:「我不太能接受這一點,所以就努力幫自己找尋另外的出路。」

當時,清華大學剛剛成立人文社會學院,其中的歷史研究所想要發展科技史。因為黃教授曾在登載於Nature上面的論文中引用中國古代的天象記錄,歷史所認為他有研究這方面的潛力,所以延攬他回到清大。經過兩年在圖書館苦讀、寫論文之後,他通過了校內的教學評鑑機制,得到認可,自此便在歷史研究的道路上待了下來。

歷史這門學科,主要是試圖逼進當時的史實,而非建構理論,因此黃一農教授主要靠著研讀大量的古書以及史料來寫論文。而在研究的題材上,並不侷限於一個專史或斷代史上,從秦漢簡牘一直到晚清的外交史,只要有興趣,他都會盡可能地去嘗試。黃一農教授的專長,在於天文史及科技史,近來則想要從天花入手,來研究醫學史。

雖然不是人文本科出身,但黃一農教授從小即對文史有很大的興趣、對於研讀古文也不陌生。「我在高中時候,還自己在外面補習老子跟莊子呢!」黃教授看著我略帶吃驚的臉道。原有的基礎,使得他在研讀古文時可以得心應手。

另一方面早在物理系所培養出來的清晰的邏輯,使得他在面對龐雜的史料時,可以有條不紊地進行推理。黃教授說,在解讀歷史時,重要的是要符合邏輯,因為歷史探究的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;它不是寫小說,不能任由想像力無限擴大,以致悖離事實。

歷史並不只是逼進客觀。黃一農教授說,歷史工作者應該很自豪,能夠藉由研究,穿越時空,回到某個時間某個地點,用心、用耳,去揣摩、去聆聽,重新把感受到的故事還原出來。它不是死板板的,而是許許多多、各式各樣的有血有肉的人所交織出來的故事,因此更重要的是,回到他們當時的處境,並貼近他們當時

的感情。從物理、天文轉至歷史,旁人看來一定覺得動不動轉換領域,實在太過輕率,然而黃教授說:「我不是隨隨便便轉的,在轉換之前我都仔細地評估過。」他笑道,「我一個朋友曾開玩笑說,你要是進入哪個領域,一定會把那個領域給翻轉過來,不然你就不會去做。」

橫跨理組與文組,研究的領域變了很多,但不變的是黃教授對研究的熱情以及企圖心。